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从《误杀》第一次认识陈冲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11/20 Click:

  审讯无果时的隐忍与愤怒,得知真相时的无力,逼迫小女孩时的凶狠,都被陈冲诠释得酣畅淋漓。

  很多小弟弟、小妹妹们,都是因为《误杀》第一次认识陈冲,但你说陈冲不火吗?陈冲也火过,在某个年代,陈冲可以说是顶流了。

  陈冲19岁凭借「小花」一角出名,是观众一票票投出来的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,也是第一批走向国际的华裔女演员。

  当时,只要是陈冲作为封面的杂志,直接卖到脱销。那时,更是一代人心目中的国民少女。

  1961年,陈冲出生在上海,陈冲这个名字是她思想前卫的姥姥·史伊凡起的,听起来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狠劲儿。

  陈冲的外公张昌绍,是中国著名药理学家,早年赴英留学,也是中国药理学的奠基人;

  陈冲的外婆·史伊凡,也是曾留学英国的药理学家,在20世纪40年代初,用自己的积蓄和稿费一人创办了现代医学出版社;

  陈冲的母亲·张安中同样也是著名的药理学家、复旦大学教授;父亲·陈星荣是医学博士、博士生导师。

 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熏陶下,陈冲的文化素养很高,她从小就热爱读书,还写得一手好文章。

  当年她给报纸写了一篇散文,被出版社收进了《八十年代散文选》中,并且做了头条。

  陈冲14岁那年,负责拍「长征三部曲」的导演在学校里挑小演员,当时陈冲是射击队队员,皮肤黝黑,挺符合角色,于是她被选中,跟着剧组开始没日没夜地进行排练。

  结果很不幸,排到中途,这部戏突然取消,14岁的陈冲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沮丧。

  但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,上影厂有一位老前辈看中了陈冲的狠劲儿,便推荐她去了演员培训大师班。

  当时,导演谢晋到上影厂的表演训练班选演员,一下就相中了陈冲,钦点她当他一部戏的女主角。

  那时的谢晋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导演,手握好几个大奖。大家心里都明白,当了谢晋的女主角,不红都难。

  导演姜文在一次访谈里提起谢晋,还半开玩笑地说:“我那时候不知道谁叫斯皮尔伯格,全世界最大的导演就是谢晋了。”

  陈冲从一个每天三点一线的普通学生,变成为了小明星,每天忙着宣传、拍摄海报,这些活动占用了她大量的时间。

 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,陈冲已经红了,未来的路就好走了,读书什么的也没那么重要了。

  然而陈冲不这么认为,她很看重自己的学历,不允许自己只有初中文凭。于是她挤出时间学习,确保自己能拿到高中文凭。

  1977年,国家恢复高考。长期以来教育资源短缺,考生的质量不会很高。陈冲赶上了这个时机,在一年里学完了两年的课程,顺利考上上海外语学院,也就是现在的上海外国语大学。

  这部由陈冲、唐国强、刘晓庆三位青春靓丽的青年演员主演的电影,一上映就火遍了大江南北,而电影里清纯可爱的「小花」和她的扮演者陈冲,成了当时的顶流小花,有一大波粉丝为她疯狂投票。

  1980年,《小花》获得了第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,18岁的陈冲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百花奖影后!(那时候的百花奖真的是观众一票一票投出来的!!)

  陈冲捧着百花奖的那张照片,频繁出现在那个年代售卖的挂历上。陈冲的哥哥陈川还开玩笑地抱怨道:“我现在没名字,人人都叫我陈冲她哥!”

  对于那时的陈冲来说,星途璀璨,前程远大,有拍不完的戏找上门来。可她的心中还有另一个念头。

  一次,陈冲收到的信中,母亲用了大段篇幅向陈冲安利一位风靡全球的摇滚乐之王普雷斯利(猫王),随信还寄来了一盘磁带。猫王深情的歌声,一直萦绕在陈冲心里。

  于是,20岁的陈冲,毅然决然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,把名声和光环抛在了脑后,奔赴了一个新的世界。

  没有簇拥着她的粉丝,只有开着车来接她的母亲,国内大名鼎鼎的影后在国外无人知晓,但这只是个开始。

  父亲母亲也是以公派的身份留在美国,无法给陈冲提供住所,所以陈冲只能自己养活自己,为了挣房租钱、生活费,在餐厅洗盘子刷厕所,什么脏活累活都得干。

  有时餐厅老板会拉着她给客人炫耀:“ 这是来自中国的影后。” 而她在一旁低着头,咬着唇,只觉得羞愧难当。

  当时陈冲的班上有另一个女同学在好莱坞做特效演员,她还推荐陈冲也去试试,毕竟做演员一两天,比在餐厅打工一个礼拜挣得还要多。

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。后来有一次,加州举办了一个华人电影节,放映的影片里正好有陈冲演的《小花》和《海外赤子》。

  陈冲很喜欢那个氛围,于是第二年,她从原本在读的生物系转学到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学习电影制作。

  学习电影之后,她得到了一些接触影视的机会,但跟在国内的机会比起来,实在是太小了,她渐渐有些怀念国内的日子了,于是她打算回去看看。

  我在美国留学四年了。今年是牛年,我是属牛的,所以就系了一条红腰带。现在中国有句时髦的话,叫恭喜发财

  观众曲解她的意思,把陈冲话里的「中国」翻译成「你们中国」,因此在她的话中读出了优越感,她甚至被骂上了报:陈冲竟叫我们是中国,她自己又算什么?

  陈冲在美国试镜的过程中,得到过不少人的赏识,但是因为角色不合适,一直没有得到上镜的机会。

  他拦住陈冲,认定她就是最适合演《大班》女主角的人,还试图鼓动陈冲当场立刻签约。

  在《大班》中,陈冲饰演的是一个是一个愚昧的、被出售的女奴,跟美国女人抢男人,社会地位等同于妓女,她不识字,没有独立的个体意识,靠出卖身体而活,在电影中的暴露镜头非常多。

  电影是火了,但中国观众得知这一消息后大跌眼镜,曾经的青纯小花居然在大众面前脱衣服,「小花」变「脱星」成了热门新闻。他们痛斥陈冲的堕落、腐朽。

  国内甚至有报纸下断言:如果想看陈冲,不如暂时忍一忍,她迟早会上《花花公子》(有名的)。《花花公子》后来还真的找到陈冲了,陈冲当即拒绝了他们的邀请。

  虽说这个角色让陈冲在美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,但陈冲依然很难过。国人甚至将她说成背叛国家的人,陈冲没法忽视这些批评。

  后来陈冲拍摄末代皇帝时,还跟导演签下了合约书,表示不出演任何的尺度镜头。

  当时是《末代皇帝》剧组在找演员。他们需要一名具有东方美、并且有一口熟练英文的女演员来饰演婉容。

  她跟尊龙在这部戏中堪称天作之合,婉容吃花的经典一幕凄婉又暗淡,成为了许多影迷心目中陈冲最美的样子。

  结果就是,这部戏在第6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拿走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9项奥斯卡大奖。

  她成为了首位站在奥斯卡舞台上的华人女演员,成为了第一位被美国电影学会接纳为会员的华裔演员,还成为了奥斯卡终身评委。

  《末代皇帝》的制作像是一场八个月的婚礼,庞大热闹而混乱,而我做了八个月的新娘,每天等待着贝托鲁奇将盖头掀开,又一次爱上我。 这一辈子也许不干别的了,不再逃跑了。

  她获得了自信和力量,开始不顾非议做自己,那个迷人的陈冲,也就是从那一刻起重生的。

  关锦鹏导演称赞道:她是个连声音、肢体、一个手指头、一个眼睛、眉毛都会演戏的女人。

  陈冲凭借电影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、《意》两度摘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;后来看中了好友严歌苓的剧本《天浴》,于是去尝试当导演,首次执导的电影《天浴》顺利摘得当届金马奖最佳导演等七项大奖。

  在大娱看来,她的性感生机勃勃,充满原始的野性;她对肉体和性抱着欣赏着迷的态度,不羞怯不闪躲;她读书百卷,思想自信高调。

  在陈冲初到美国的艺术写真中,我们看见她年轻有力的身体,野性大胆的眼神,自信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宝贵的品质。

  许多人可能觉得她没有廉耻心,实际上陈冲只是对于身体的态度很坦荡,她不认为这是一种羞耻,而是以此为美。

  据说在1994年陈冲拍关锦鹏的《红玫瑰白玫瑰》时,有一天,叶玉卿说想上厕所,于是要了一个车开回酒店。陈冲说,我也上个厕所。说完,一个人「咣当咣当」裹个军大衣找了个角落,方便去了。

  “这失去了生命当中太多的质感,一切都很光滑,一切都可以P图,一切都可以把粗糙摩擦掉。”

  在她看来,粗糙是美的,因为真实,如果人类变成了虚假的千篇一律的美丽,那还有什么意思?

  其实批评陈冲的人,大部分都没有她活得通透。陈冲读过很多很多的书,才拥有许多新奇的思想。

  陈冲和作家严歌苓是好友,二人刚认识时,陈冲曾劝她读卡夫卡的《变形记》,“她一再说这本书太震撼了”。当年读不进去的严歌苓10年后重读英文版才体会到所谓震撼。

  周迅曾请教陈冲如何演人生没经历过的戏,她答「演戏都是在(向人生经历)借」。

  “其实,嗐,我演的戏哪用到我人生的这个。”她边说边竖起左手的小拇指,故作嫌弃,随即又笑了。

  当时改革开放,每个人自身也需要学习成长。到了国外以后,我也慢慢学习和认识世界的宽度。尤其是在当年,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去了解自己世界以外的人、事、其他人的世界观,我觉得很重要。

  或许我们都该像陈冲学习,活出真我,享受生活,当生命的长度不能改变时,就学会去拓展生命的宽度。